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今日动态舟曲要闻

【文学前沿】第2期 牧风散文诗五章(一)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1-12 10:14  浏览次数:440

那个梨花飘香的村寨

在阳光明媚的清晨,我与一簇簇梨花相遇。嗅着这初夏花的体温和鸟的问候,我把满腹的激情,分娩到梦的时光汇聚的那个梨花飘香的藏寨。
     名叫光尕的村子在向阳的山坡上寂静地怅望,恰似深闺中幽怨的女子,在这人间烟火的弥漫中浅浅地呻吟。
     偶有翠鸟的召唤透过夏的幕帘挤进窗棂,让这尘世之外的梨花村打破已有的静谧。把自己装扮成什么角色呢?面对如此厚实的民风,以及光尕村父老乡亲善良的目光,我内心孤傲的花瓣,在午后的阳光里瞬间枯萎。

一路向西行吟的身影

火车离开金城,大片的喧嚣和浮澡在时光的前移中迅速撤退。一路向西行吟的身影,晃动在沙洲深处。今夜我躲藏在《八声甘州》的某个皱褶里,还是萨迦班智达与阔端的凉州会盟?一切记忆都是那么的短暂而苍白,以至于我穿越乌鞘岭时想拼命地呼吸,而鸠摩罗什寺和远处的马踏飞燕在传递着千年掩藏的故事。
     一阵急切的脚步掠过,和着车身与铁轨的撕咬,把我骤醒的梦抛给了遥远处陌生的夜色酿成的酒泉。我想,隐身在晨曦中的嘉峪关箭簇般射过我小小的胸膛,那翘首盼望的敦煌离我就不远了吧?

一只深藏在沙漠里的眼睛

千里沙洲里镶嵌的一只眼睛,养育着反弹琵琶和阳关三叠,以及三危山下遮住尘世的佛光。乐樽探寻的踪影呢,西夏元昊舞动的长刀呢,大将霍去病的铁骑呢,飞将军李广的神箭呢,左宗棠远征时栽下的左公柳呢,还有道士王圆箓出卖藏经洞呢,一个个都走进《河西走廊》的经典故事里了?丝绸的故道上我听见千年大汉驰骋的铁骑和商队的驼铃声声,还有敦煌千年的变局掀开的狼烟萧萧!
     在莫高窟深藏文化遗产里我发现了常书鸿、樊锦诗们勿忙而忧虑的身影,那些大漠风暴锤炼的灵魂,都深深地镌刻进历史的典籍,散发着浓浓的精气。
     我的敦煌,是一场魂牵梦绕的预约。

西部的一座寺院里驻足

是前世的预约吗?为何我的足音触动了你的钟鼓声。
    我穿越了青藏东部的轴心,把一生的奢望全部留在你古朴的佛光里。那些会说话的石头都被诗人阿垅搬运到他流动的书页和透光的杨树里歇息去了。在西部的一座寺院里驻足,我把灵魂安放在朝圣的路上。
     拉桑寺院在晨曦里被金黄的阳光拥抱着,象一位执着探寻的旅人,把眸光定格在扎尕那幽静的皱褶里。
     秋风乍起,透过高处的云朵,我骑着马儿远眺拉桑寺,它湮没在牧人手捧丰收的喜悦里,看遍红尘,那白塔下煨桑的僧人是怀揣怎样的梦想呢?

目光中浮现的眼眸

我在暮光中翻捡,那遗留在岁月之瓣上的印痕。在微弱的光里凸显出母亲的眼神,透过那双纤瘦的手掌和单薄的身躯,传递着一片内心的暖流。
     当夜岚骤起,梨花落满春的扉页,突然就想起母亲望儿的眼神,那沁入骨髓的叮嘱和寄托,早已融化了我心灵暗藏的坚冰。
     我涉过落雪的远山,在那张时光镶嵌的底片上,看到母亲风霜磨砺和熬煎的眼神,那么焦虑的怅望着游子的远足。
      一切都湮没在年轮的纹理中,多么想隐藏自己脆弱的灵魂。而每当想起母亲的眼神,我瞬间的孤傲和愧疚,在回首中幻化成一条透光的河流。

 

作者简介

牧风,藏族,原名赵凌宏,甘肃甘南人,大学学历,现任职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文广新局。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在《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歌》《散文诗》《散文诗世界》《飞天》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新诗近五十多万字,作品入选多种年选,获得多种奖项。著有散文诗集《记忆深处的甘南》《六个人的青藏》(合著,主编)。